洛伊丝

阿布拉卡达布拉。



少年似被蛊惑一般,用手抚上泛黄的书页,不自觉的读出了那串晦涩拗口的文字。



这是什么?少年想。是古老巫师们口中的咒语,还是人们佩戴的护身符上刻画的符号?又或二者皆是。



少年眨了眨眼,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真奇怪。



他的眼前慢慢模糊,变白。当在一片白色中,一抹蓝色冲入他的眼中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拥有视觉。



那抹蓝色从何而来?少年向颜色望去,轮廓逐渐清晰,使得他能看清那事物的全貌。



是本应放在仓库里的人形雕像。雕像属于石块的灰色逐渐剥落,展现出蓝色、红色、金色,就像穿越时光,回到了千年以前。他身上的穿着似乎是阿拉伯人的服饰,有着东方人点漆一样的眼瞳。



房子的租主曾在仓库里对着少年小心翼翼的揭开雕塑上的红布。他当时的神情,动作,看起来就像虔诚的苦行僧,一步一下跪,神圣而又肃穆。“这个雕像……你要好好照看。”“他的名字——”



雕像完全褪去表面的陶土和灰尘,展现出光彩夺目的一面。雕像动了起来,开始跳舞。他的舞姿丝毫不像笨重的石块。刚与柔,在舞蹈中淋漓尽致的展示着美。



少年想迈开脚步,向跳着舞的雕像走过去,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他想挪移视线,目光却像粘在了雕像身上;他想思考那支舞来源于何处,大脑却昏昏沉沉,记不起来什么事情。



一曲终了,随着雕像的最后一个动作落下,少年睁开眼睛,双目变得清明。他发现自己还在书房里,身上盖着毯子。



而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个穿着阿拉伯服饰,有着东方人点漆一样眼瞳的式神,他笑嘻嘻的看着少年。



阳光拂过式神的脸庞,勾勒出一片温暖的金黄。



“哎呀,你醒了啊。我的名字是……”



——是安非。





瞎取名系列(噗)

给b站up主安非桑写的文,是个舞蹈区的up。安非跳舞真的是很棒呀!这位客官要不要吃了这碗安利?(喂)

之前看到了安非的视频,感觉这个剧情可以写文,就撸了一篇,后来改了好多次才确定下来。本来想在安非生日的时候发出来当生贺,因为当时还没改好,所以就没有放出来。改完之后又挺忙,结果再想起的时候连生日月都过了(吐舌)。

也考古看了安非以前的视频,虽然我不懂舞,但是能感觉到安非有的时候太用力了,不太懂收放。跳阿布拉卡达布拉的时候好多了,希望能陪安非一起变得更好。

奇奇怪怪的圣杯战争(二 下)

半架空
奇奇怪怪的自创历史和方块学园加上fate的大杂烩
伪伏笔有
角色死亡有
私设有


keeper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粉字菌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大部队走散了。

浓雾把粉字菌和大部队隔开,雾浓到有些不自然,稠到连粉字菌拔剑的动作都化不开,水汽在粉字菌的周围打着转,唯独不敢靠近那把剑。

那把奇怪的粉色的剑——那似乎原本是奥丁的剑,粉字菌拿到后特意去了一趟矮人那,挑了那些魔法涂料里唯一粉色的一种,把那把剑上上下下涂了个遍,总算遮住了原本的金黄——散发着一股神圣的气息,淡淡的粉光像一层薄纱罩在剑上,乳白色的浓雾也不敢靠近。

雾慢慢的退了。

粉字菌环顾四周,一手捏了个传信的魔法,对着慢慢幻化出鸟形的魔力道:“小巨头,你先带着兵前进,我可能要过会才能赶过去,不用担心我。”她手一扭,千丝万缕的魔力织成的鸟儿挥动翅膀飞向天空,无人敢拦。

有一百来人。keeper警惕起来,虽说这军神神通广大,但这些人个个训练有素,很明显是精锐部队,也不知她能否撑得住。粉字菌冷哼一声,道:“你们这帮家伙很懂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嘛。一群小笨蛋诶。”

残余的雾气还在空中挣扎不愿散去,一支箭从西北方射来,大有破竹之势,随后百十发箭从不同方向一齐射来,粉字菌一挥刀,把箭弹开,随后迅速的双手合十,一个下蹲躲过头顶飞来的暗器,随后由魔力具象化的屏障忽地以掌心为中心扩大开来,罩住她整个人,防住了那一刹同时飞来的数十支箭。

粉字菌直起身,趁着对方抽箭的当,掐准了时间瞬移到那两个倒霉蛋面前,一甩手斩断了他们的脖颈,背后传来破空的声音,她从背后抽出极速之弓,一转身挽了弓射了五支箭向传来声音处,那五支箭擦着敌方的箭过去,粉字菌一抬手打掉了箭。

她屏住呼吸,猛地发力,竟以她自身为圆心成了一个圆,蕴含着雷电的魔力借由刀的轨迹在空中弥漫,又以空气中的水汽为媒介四散开来,这招数若是用在一人身上可威力巨大,能让对方瞬间死亡,但这是一股魔力同时作用在一百来人身上,每个人受到的伤害就微不足道了,也只能让对方昏迷三四秒罢了。

这三四秒就够了。粉字菌扬起了嘴角,她用迅速魔力凝集出数支箭,在一瞬间调整了箭的间距和角度,射了过去。那些人显然没料到她还有这么一手,一时间有些乱了阵脚。但精英就是精英,震惊之余还有条不紊的缓慢缩小包围圈。空中传来一阵什么东西烧糊了的味道,是有人施了避雷咒。

见招拆招啊。粉字菌侧了侧身,很聪明。久违的挑战性让她的血液沸腾起来,眼中展现出兴奋的神情,是的,兴奋,没有一丁点恐惧亦或是其他什么。

他看着粉字菌用各种各样的招式击杀敌军,甚至流下温热的血液——即使是他也很难在这样快的战斗中进行防御——也未曾因此止步,她的眼睛在鲜血飞溅中无意识的睁大,她的嘴角逐渐咧开一个愉快的弧度,她在遍地尸体中放声大笑,就像赢了游戏的孩童——她在享受战斗,像享受游戏一样。

真是个怪人。keeper忍不住想。


我写的这是什么东西哦……(悲伤)
更的这么慢我良心有愧

论坛体| 当橙子直播包粽子时会发生什么

(º﹃º )

超级想吃粽子,撸了个论坛体混更,居然写的很舒畅,结果回过头来一看什么东西上下文都不通的23333
那篇大概是要拖了,打斗场面无能啊我

1L
各位小伙伴们!有看橙子小厨房的预告吗!

2L
抢二楼顺便问下发生了什么

3L
楼上好手速,以及看了的举个爪。

4L
说要直播包粽子,这种事情我这个手残做不来的

5L
哦哦!露脸直播吗!激动!

6L
醒醒,只露手不露脸的(沮丧)

7L
颜控表示十分沮丧

8L
+1

9L
手控表示一本满足

10L
话说橙子最近录视频很少呢

11L
好像是结婚了

12L
结,结婚了??

13L
果断取消关注

14L
橙子也脱单了啊……(悲伤)

15L
世界对单身狗这么不够好的吗

16L
不,楼上,只是对你不友好

17L
哭唧唧

18L
什么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19L
大概是一个月前吧,大概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发过两张图,一张结婚证,一张是戴着戒指拉手的,删得特快,我都没来得及保存

20L
我存到了,来来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图片)(图片)

21L
少年好手速

22L
冰冷的狗粮胡乱的拍在脸上

23L
我只想问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看什么微博

24L
那个么,程序猿的生活就是这样与咖啡和夜晚为伴的(冷漠)

25L
心疼楼上

26L
戒指上都没有钻的(诶我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劲)

27L
就是要简约才方便日常生活中戴的呦

28L
楼上看来是有经验嘛

29L
这么讲究的吗,仿佛感受到了那位对橙子的爱(表情)

30L
好像上面还刻着字?不过看不清字母,互刻名字这么浪漫的吗?

31L
你们都在干嘛啦快去看直播啦喂!

32L
正楼君出现了!

33L
都在这里盯着两张图发出猥琐的笑声……等等我!

34L
流量党哭死

35L
+1

36L
+2

37L
+10086

38L
善良的我来带给流量党福音啦
“大家好,这里是粽子小仙女橙~”

39L
楼上小天使!

40L
没什么啦
“因为端午节快到了嘛,所以今天直播包粽子。”

41L
手速快就是可以为所欲为23333

42L
橙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呢

42L
“嗯……之前我也没包过几回,包的不好大家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43L
呜啊,手上带着一次性手套呢,手控感到不适

44L
楼上那个呜啊好可爱

45L
仔细看还能看见左手无名指上有个戒指!

46L
这……我也只能祝他们幸福了

47L
“那么就快点开始吧,首先要准备糯米和粽叶还有绳子。”

48L
居然不是一般吃货的小胖手

49L
这么一会你们都刷这么多了,手速快真可怕

50L
“米我事先已经洗过了,这里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像这样把粽叶卷起来……”

51L
好像意外的熟练呢

52L
桌子好评

53L
然后是放米……哎呀,漏出来hejtvoc

54L
字幕君你怎么了?!

55L
字幕君你没事吗?!

56L
字幕君是不是把手机砸脸上了?

57L
这算官方粮吗

58L
大概算

59L
照顾一下我们这些没办法看直播的人好吗谢谢

60L
刚才有只手过来把漏出来的米塞回去了,还贴心的把粽叶卷紧了一点

61L
是那位吧!老公啥的!

62L
手好像女孩子

63L
手机砸脸上了疼 “哦谢谢,那接下来把绳子缠上……对不起我并不会缠线(笑)亲爱的你来吧”“哦”

64L
亲!亲爱的!

65L
亲爱的×1

66L
那声“哦”!莫非是!

67L
是男神吗!

68L
男神求抱!

69L
谁?(一脸懵逼)

70L
楼上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粉字菌vickydai,也是个up主

71L
不过后来就隐退江湖了,没想到居然和橙子……

72L
结……结……

73L
结婚了

74L
是那个粉字菌吗!因为声音像蓝孩纸被称为蓝神的!

75L
对对对就是她!

76L
蓝神23333这个笔误我给满分

77L
技巧十分娴熟的缠好了线!男神果然是家政技能Max的设定吗!

78L
“接下来就是煮了……亲爱的你包完你那份了吗”“包完了”

79L
亲爱的×2

80L
好喜欢男神的声音(羞涩)

81L
“把粽子扔水里就好了吧(水声)话说亲爱的你明天还上班吗”“明天休息”“那一起打游戏吧”“好”

82L
俨然一副小夫妻的温情日常……

83L
亲爱的×3

84L
那个“好”字……莫名苏怎么回事

85L
没法看直播的嘤嘤嘤

86L
“那么今天的橙子小厨房已到账,大家拜拜~”

87L
拜拜~

88L
楼上快停,感觉看到了楼上的痴汉笑

89L
那就都散了吧

90L
散了散了

91L
诶等等快回来?直播间又开了?“粉字:顺便说一下,以前关注过我的小伙伴呢,现在可以关注回来了,明天我继续直播并上传视频。明天的是求生之路,带着亲爱的一起浪。”

92L
突如其来的重开!

93L
男神的关注光速上涨中

94L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盼了超久

95L
而且还是带着橙子玩求!生!之!路!

96L
好像已经看到粉字拿着枪扫射的混乱局面了23333

97L
那么明天直播的时候再继续唠,都散了吧

98L
散了吧散了吧

99L
那我也走了好了

100L
占百楼


忘记备忘录的格式和lofter的格式是不一样的了……改起来好麻烦

奇奇怪怪的圣杯战争(二 上)

昨天试了好几回,说有敏感词,好气哦(´-ω-`)










emmmmmm……其实真的不应该在这里截开

奇奇怪怪的圣杯战争(一)

非常抱歉之前的那篇因为各种原因(两位似乎都没看过fate zero,可能没办法理解设定),稍微改动了一下,前面的可以选择性忽略掉,后面有加一些新内容


半架空

奇奇怪怪的自创历史和方块学园加上fate的大杂烩

伪伏笔有

角色死亡有

私设有




与粉字一起生活的第一天,居然意外的好相处呢。橙子在日记本中写下这句话。


橙子走出电梯,略微有些头重脚轻。她找到自己的房间,插入房卡,快步走了进去。橙子看看待机中的电脑,晃了一下鼠标,屏幕上的信息亮了起来。橙子拿起手边的一本硬皮的书,上面有着晦涩难懂的文字。虽然语言不同,但都是同一个意思“圣杯战争”


橙子是个会魔法的穿越者。


她前天从宾馆醒了过来,愣愣的看着眼前不熟悉的天花板,记忆慢慢涌进大脑,记不让人头疼又不是很慢。筛选出最重要的信息,迅速得出结论“取得圣杯战争后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而所谓圣杯,则类似万能的许愿机,战争的目的是夺取圣杯,召唤从者是夺取圣杯的方式。一切都是为了圣杯。不,是为了人的贪念。


刚刚去取来托运的物品——此刻她手中的小盒子,里面装着一根破破烂烂的武士刀的刀柄,上面有烧焦的痕迹,隐约充斥着血液的腥甜。


“看这圣遗物的样子,召唤出来的应该是个saber吧。”橙子慢悠悠地拿着刚买的早点坐在床上,打开电视,咬着一个寿司摆弄着遥控器。橙子不急,她的魔力在早上七点左右达到最高峰,还有一个小时,刚好够她吃完早饭再画完召唤阵。


橙子很快解决完早饭,跪在地上用鲜红的颜料画上召唤阵的第一笔。橙子情不自禁的走起神来,想起在方块学园时的种种,坚定了回去的信念。


我要赢。


召唤阵完成。“哒。”墙上的时钟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清晰,林橙深吸一口气,吟诵起早已烂熟于心的咒文: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召唤阵发出微弱的光芒,橙子的心情激昂起来。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刺眼的光从召唤阵上射出,橙子的手背上浮现出令咒的图案。标志着这次召唤的成功,以及——


粉色的长发在空中摇荡,黑色军装在眼前掠过,随之而来的是盈满自信、兴奋的同色眼瞳


“你是我的master,没错吧。我是粉字菌,saber。”


第一名从者的现世。



“我是橙子,你的master。”在橙子冷静下来之后,才自习打量这名自称saber的从者。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你身为saber只有一杆冲锋枪啦?”橙子不禁开口吐槽,“剑哪去了?”“我在英灵座听着你念召唤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第一个就会问这个问题。”中性的嗓音想起,声音的主人则自来熟的坐在床上看起了电视。“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太喜欢用刀。”


她直当了结地切断了话题,橙子不好再问。橙子身体的“原主”只模糊的知道这名saber似乎是个东方的神明。橙子正打算搜一搜粉字菌生前的事,她一扭头,看到粉字菌正抓着橙子的手机尝试上面的游戏甩下一句“随便玩吧。”便打开了网页。


几分钟之后,橙子目瞪口呆的看到了粉字菌的光荣事迹。“这上面说你曾用枪和刀一人杀光数百人?是真的吗?大佬求带!”粉字菌瞥了一眼电脑上的信息,“当然不是,其实就一百出头的人数,历史故事总会夸大。 ”她随即大笑起来,道“原来你们眼里的我这么厉害的吗?我都被我自己吓着了。”“还有十六岁带兵上阵,用极速之弓一枪爆头,简直神助攻啊。”橙子赞叹,看向粉字菌的眼光也增加了一丝崇拜,心里暗暗对比了一下粉字菌和炎黄的战力。



粉字菌抬起头,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之间睡着了。真是太放松了。粉字菌心里暗暗责备自己的失误。粉字菌看向门口——刚刚正是御主的魔力惊醒了她,虽然还在楼下,但这已经足够敏感的从者从睡梦中惊起。粉字菌随手拿起手机,点开第五人格,又开始了一局。知道规则的话还挺简单的。粉字菌想。


在粉字刚淘汰掉第二个人时,橙子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个购物袋。粉字菌看看购物袋,里面是衣物。“给我买的?”粉字菌惊异道,心里慢慢涌上一股暖流,大概是考虑到自己穿着军装出行不便的缘故。“嗯,还有我的。”橙子拿出衣服,一边展平一边说:“原来的衣服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是西装。”粉字菌接过话头“结果到了这里发现没几个女孩子穿西服的,对吧?”“嗯。”橙子点头,端详起手中的两套衣服,把黑色的那套递给粉字菌。“试试吧。是闺蜜装,挺符合我的审美。买两份的话还便宜一些。”


粉字菌接过那套连衣裙,橙子背过身去,各自换上衣服。橙子换好衣服转过身,便看到粉字菌套上粉色和黑色相间的长袖连衣裙,吊带的款式露出白皙的肩膀,上身稍紧衬托出腰身的曲线,相同配色的丝袜高至大腿根,倒是有几分魅惑之感。橙子不禁愣了一愣,回过神来照照镜子,自己这身却是尽显清纯少女的样子。粉字略显惊喜的看看衣服,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嘛master。我喜欢。”


换过衣服后反倒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快到午饭时间,橙子戳戳粉字的肩膀:“去吃饭吧?”“我是从者,不需要吃饭。”粉字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那甜点的话……”“甜点要吃。”吃货橙沉默了一下,心想找到了同道中人。橙子站起来,从包里拿出小蛋糕,笑眯眯道:“刚才回来的路上有买,草莓的,我最喜欢了。尝尝?”粉字别扭的拿住刀叉——东方人的习惯一向是筷子。慢慢叉出一块蛋糕来,放进嘴里。橙子看着一下子愣住的粉字,脸上笑容灿烂——这位大将军当是没尝过西方甜品。


真可爱呢。橙子心里冒出这几个字。




极速之弓:私设想冲锋枪那样,攻击块但是不容易瞄准,杀伤力较低

清明

架空设定,

人类社会一半被怪物吞没,剩下的混乱的维持着正常生活

橙子低下头,确认了一下简短的字符,自言自语道:“是这里没错了。”虽然已经来过很多次,但是果然还是会期待看错。这种毫无意义的想法,会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尖锐的划开半愈合的伤口。

把手中的花放下,是粉字最喜欢的粉色的玫瑰。橙子不太记得名字,只记得粉字曾在情人节的时候邮递给她,当时粉字正在外地出差,留橙子一个人在家。玫瑰上没有署名,但橙子一看就知道这是粉字送的。打电话给粉字,电话里传来笑眯眯的声音,说这是没在家的赔礼。

天是阴的。橙子转过身,坐在旁边的石板上。“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一起出任务。”橙子慢慢回忆起过去的往事,迟钝但清晰。“是和粉鱼一起的,在那个长满热带木的岛上。当时我们还是新手,联盟连装备都没给全。我快不行了,粉鱼也被僵尸打了好几下,摇摇晃晃。”橙子把腿蜷起来,把手放在膝盖上。

“你让我们躲进房子,自己拿着那把破破烂烂的石剑,硬是撑到了天亮。”第二天早上早已按捺不住的橙子飞奔出去,看到粉字拄着剑,头发被不知谁的血糊成一团,左腿中了一箭,膝盖控制不住的抖。声音发着颤说已经解决了。不愿回想起那时候,橙子偏过头,看向身边的一株小草,伸出手玩弄着,视线低垂。

“在玫瑰监狱的时候五歌和腿儿加入了我们,大概是完成了任务,联盟有些吃惊吧。他们就没想到我们能活着回来。”橙子想起当初粉字愤愤的跺着脚,说这群家伙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就是想搞死我们还找这么多理由。橙子掩面轻笑,粉字皱着眉说这回要漂亮的完成任务,让这群老家伙瞧瞧。

“被困在牢房里的时候你把骷髅头垫在脚下,爬上了通风口。这种方法还真有你的风格呢。无论方法如何,总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真是我比拟不了的优秀。当时你用很鬼畜还自豪的表情笑,我们都被你惊到了呢。这次任务完成后,联盟都很震惊,因为太危险了,我们还能活着回来并完成任务。妹子团在联盟站住脚,这些都有你的功劳啊。”橙子手上无意识的动作停下,神色慢慢的凝聚成深不见底的深渊。那里面没有什么,但也什么都有。

“可是我们功成名就的时候,你却……”橙子咬紧下唇,双手慢慢攥成团。

“你却丢下我们。”

那次粉字因为贝鲁达的搭档一玮生病,临时和贝鲁达出了任务。回来以后粉字就开始频繁的和他们两个出任务。那天联盟的指挥官找到粉字,问她要不要调道贝鲁达那一对去。橙字记得清清楚楚,指挥官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想要让粉字加入。确实,根据数据,粉字在和贝鲁达一玮出任务的时候的效率比在妹子团的时候提高了很多。粉字故意扭过头不去看妹子团各位的眼睛,不用想就知道她们眼里全是不舍。但是粉字说了。

她说了。

嗯。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已经因为时间的流逝失去痕迹,橙子只记得回去后她和粉字大吵了一架,粉字说了好多话,每一句话她都刻在心上。

我喜欢他们那种无拘无束的风格。

我喜欢他们那种潇洒。

我喜欢和他们一起出任务。

不知何时已经下起雨,雨水混合着泪水在细腻的脸上恣意弥漫,就像这些年来她们两个纠纠合合。冰冷的雨水渗透进衣服的布料,寒冷扩散开来。

粉字跑了出去,当晚被仇人叫了人围攻,失血过多而死。橙子看着粉字慢慢向后倒过去,看着嫩粉色的眼睛慢慢合上,看到粉字习惯性翘起的嘴角慢慢变成一条线,看着粉字放在流出温热液体腹部上的手慢慢滑下,感受着挚爱的人的生命在手中慢慢流逝,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流着泪喊你不要死。

橙子冷静后跑出去找粉字,是因为想道歉,因为想说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想说不要分手。

这永远也传达不了的话,几年来像巨石压在橙子背上,只是还没有最后一棵稻草来压垮她。

橙子倚在身旁的物体上,泪如雨下,就像几年前倚在粉字身上,等着粉字摸着她的头,一缕一缕的梳理她的头发,指尖传来的温度,是温暖。

身旁是一块墓碑。



写的一塌糊涂却不知为何很顺畅,想清明写的结果懒癌犯了拖了一天。本来想争取虐哭个人,现在看应该是没希望了。(表情)

这个将军有点帅

标题瞎编系列(并不)长而且无趣的文,请谨慎食用

取名废,名字全靠改



那年林橙初遇薇基戴,是在园子里那棵最大的桃树下。


正值桃花开放的初春,冲入眼眸的是开了又谢的粉色桃花,落花瓣铺在地上,林橙无故想起那桃花源,落英缤纷说的大概就是这副模样。


林橙一抬眼,便看到了那倚在树下的人影。独特的粉红发色与桃花色浑然一体,一时间竟难以分清。林橙一看这粉发,便知是当今北将军维基戴。话说这维基戴将军也是大有来头,起先竟是以状元入朝,当天觐见皇帝时自荐善武,一把单手剑挥舞生风,削铁如泥。在场之人无不为之震惊,那剑技看似简单,实则繁乱毫无死角。皇帝便把他扔进最大的北军当了将领。就因为这事,那东军西军的将军贝鲁达和一玮总揶揄维基戴。


林橙慢慢靠近那身影,大将军身上还套着那件独特的盔甲——他自己设计的盔甲,和普通的比起来很是轻便。身旁还放着侍从特意放在那的盘子,里面装着精致的小茶点。林橙打量起大将军的容貌,不同于其他士兵的粗犷,维基戴的脸庞清秀,倒是一副标准的书生脸孔,一对眉也很是秀气,并不是军中常见的剑眉。——说起来倒也奇怪,那东西南北四个将军皆是生得俊美,尤其是那西将军一玮,很受姑娘欢迎。


维基戴忽然醒了,眼睛睁大,视线慢慢的在林橙身上聚焦,一看显眼的橙发,便撑起身子,弯起嘴角:“七王爷之女林橙对吧?在下北将军维基戴。”林橙掩面微笑,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维将军竟也来此赏花。”还睡着了。后半句话林橙没有说出来。“林郡主说笑了,将军怎么就不能赏花?这花开得好,自然会想要来赏。”维基戴随手拈着一片开得生好的的花瓣,眼中映射花瓣温润的光,道“我就是最喜这粉色,有何不可?”

林橙正要开口,侍从急慌慌的跑过来,见了林橙,忙道:“林郡主,王爷让您赶快回去。”


大将军听了这话,便勾着嘴角道“林郡主要回去了?”林橙点点头,心里暗想又要因不带丫鬟这种小事被责备,不免有些不快。林橙看着大将军又重新躺下去,神使鬼差地开了口:“大将军日后可长来这?”维基戴偏了偏头,道:“郡主想要见我,午后三四点来就是。”心思被猜透,林橙微红了脸,扭过头,应了一句便走。维基戴看着林橙的背影,心里轻笑。


自那之后维基戴就总去那棵大桃树下,也总会遇见林橙。桃花开了又谢,两人关系也越发密切。他们两个慢慢地都不再那么拘谨,林橙总会有些莽撞,维基戴则像大哥哥一样从各种方面照顾她。心怀鬼胎只自知,不知何时起,维基戴看着林橙笑靥如花会微微怔住红了脸。旁人都道这二人郎才女貌,原定是天上一对。维基戴听到这样的传言,总是咬紧了下唇。

这是不可能的。只有他知道。

因为他自己……


“你知道吗,那个四王爷的侧福晋……”维基戴一如既往的耐心听完了橙子的八卦,习惯性做出随心的点评后看着林橙面朝着他后退着的步伐,无奈道“你那样子会摔跤的。”林橙吐了吐舌“才不会。”林橙随意的向后退去,扭头看那河边绿柳如茵,水波微荡。她又看看大将军的侧颜,那粉色发丝飘在他耳边,眼里流光温和,不由得失了神。


脚下一紧,林橙暗叫声不好,绊着石块斜斜倒过去,往河里栽去。维基戴见状急忙快步上前,但这三米距离,纵使是大将军也要上一瞬。这一瞬,林橙细细的指尖从他手中滑落。林橙不会水,在水里连呛了几口。大将军早跳了下去,三两下游到林橙身边,抱住林橙,把林橙从冰冷的窒息中捞出来。


林橙被吓的啜泣,趴在维基戴的胸口小声哭。维基戴一边安慰林橙一边向岸边游过去。还好河水不很深。维基戴庆幸着。大将军抱着林橙飞奔,一个一百多斤的女子根本不影响他的速度,反倒是林橙很快停止哭泣,在大将军胸口抹眼泪。


最终这件事以林橙不让维基戴告诉七王爷告终,幸亏是最热的世界,林橙体质又好,才没有感冒发烧。


后知后觉的林橙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震惊的想起

胸口……是软的。


这并不影响林橙对维基戴的情感继续发展,很大的原因是此时并不反对两个女子结为连理,有些甚至以此为风尚。嫉妒大将军之人道他粉发似戏子故作卖弄,林橙便道那粉发似桃花柔中透刚;不解大将军之人道他嗓音混杂类男似女,林橙便道那嗓音清冽墨香醇厚。


那年林橙到了年岁,七王爷叫她选男子成亲,那几文官站成一排,个个风流潇洒。林橙细细一看,皆是平日爱慕她之人。那大将军站在最侧,故意偏着头不看林橙。旁边侍从悄悄耳语“郡主,大将军本不愿来,还是王爷亲自去请的呢。”林橙扭过头,不理会身边侍从不解的嘀咕,拿着手中把玩着的桃花枝,走到维基戴面前,将桃花枝轻轻别在他发间。


大将军神色惊讶,隐隐透着一丝喜悦,但仍紧皱眉头,似是要开口。有个文官不快,道“林郡主,大将军分明是不乐意,郡主换一人又何妨?”维基戴点点头,眼中纠结又苦恼。林橙轻笑,道“今儿我可是看中大将军了,各位都请回吧。”林橙在维基戴开口前捂住他的嘴,道“我有话跟你说。”几个文官听了这话,再不甘只得回去。林橙拉了维基戴近房,轻关上房门。


维基戴终于忍不住道“林郡主,我不能和你成亲。误了你终身大事可如何是好。”这些年维基戴都唤她橙子,这回是认真的。“我知道。”林橙笑着靠近,看着维基戴的耳根越来越红,道“女孩子,对吧?”“!”维基戴眼睛一下子睁大,不可思异的后退两步“你怎么知道的。”“胸是软的啦,笨蛋。”林橙顿了顿“那么,现在你愿意吗?”维基戴有些怔住,回了回神,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道“我心悦于你。”


母上大人看见这个莫不是要打死我


乱七八糟的圣杯战争(一)

之前答应的文完全卡住了,大概没办法写完了呢。总之非常抱歉,拿这篇凑活看吧

半架空设定,大概就是科技在几百年前发展到我们三次元的水平,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科技无法进步,一直停滞在这个阶段。

圣杯战争背景,但是如题,可以说是非常乱了。

文笔极差(重点)

做好心理准备就看正文吧



林橙走出电梯,略微有些头重脚轻。她找到自己的房间,插入房卡,快步走了进去。林橙看看待机中的电脑,晃了一下鼠标,屏幕上的本不公开的信息亮了起来。林橙拿起手边的一本硬皮的书,上面有着晦涩难懂的文字。


林橙是个会魔术的黑客。


她前天到达冬木,刚刚去取来托运的物品——此刻她手中的小盒子,里面装着一根破破烂烂的武士刀的刀柄,上面有烧焦的痕迹,隐约充斥着血液的腥甜。林橙很怕这宝贵的圣遗物被机场扣下,这方面她表现的倒像个孩子。


“看这圣遗物的样子,召唤出来的应该是个saber吧。”林橙慢悠悠地拿着刚买的早点坐在床上,打开电视,咬着一个寿司摆弄着遥控器。林橙不急,她的魔力在早上七点左右达到最高峰,还有一个小时,刚好够她吃完早饭再画完召唤阵。


林橙很快解决完早饭,跪在地上用鲜红的颜料画上召唤阵的第一笔。林橙情不自禁的走起神来,想起梦中那晚的烟火冲天,听说她的妈妈就是在那场火中失去了右眼 。


召唤阵完成,林橙习惯性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站起来,她被刚才冷不丁想起的事一刺激,又有些紧张,脑子里各种东西混成一团,努力去掉所有的杂质,剩下的大字是她的愿望。


“哒。”墙上的时钟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清晰,林橙深吸一口气,吟诵起早已烂熟于心的咒文: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召唤阵发出微弱的光芒,林橙的心情激昂起来。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刺眼的光从召唤阵上射出,林橙的手背上浮现出令咒的图案。标志着这次召唤的成功,以及——


粉色的长发在空中摇荡,黑色军装在眼前掠过,随之而来的是盈满自信、兴奋的同色眼瞳


“你是我的master,没错吧。我是薇基戴,saber。”


第一名从者的现世。



“我是林橙,你的master。”在林橙冷静下来之后,才自习打量这名自称saber的从者。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你身为saber只有一杆冲锋枪啦?”林橙不禁开口吐槽,“剑哪去了?”“我在英灵座听着你念召唤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第一个就会问这个问题。”中性的嗓音想起,声音的主人则自来熟的坐在床上看起了电视。“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太喜欢用刀。”


她直当了结地切断了话题,林橙不好再问。林橙向来不太在意西方历史,所以只模糊的知道这名saber似乎是个很有名的将军。林橙正打算搜一搜薇基戴生前的事,她一扭头,看到薇基戴正抓着林橙的手机尝试上面的游戏甩下一句“随便玩吧。”便打开了网页。


几分钟之后,林橙目瞪口呆的看到了薇基戴的光荣事迹。“这上面说你曾用枪和刀一人杀光数百人?是真的吗?大佬求带!”薇基戴瞥了一眼电脑上的信息,“当然不是,其实就一百出头的人数,历史故事总会夸大。 ”她随即大笑起来,道“原来你们眼里的我这么厉害的吗?我都被我自己吓着了。”“还有十六岁带兵上阵,用冲锋枪一枪爆头,简直神助攻啊。”林橙赞叹,看向薇基戴的眼光也增加了一丝崇拜。


与薇基戴一起生活的第一天,居然意外的好相处呢。林橙在日记本中写下这句话。